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武侠·仙侠 > 执魔 > 第1270章 先天极品之器
听书 - 执魔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1270章 先天极品之器

执魔 | 作者:我是墨水| 2021-09-29 00:24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逢魔碑,是紫薇圣子们的试炼之地。

昔日,紫薇仙皇以无上道法,构建出逢魔碑的内部世界,并以这方世界,考验诸圣子的能耐;又从自身诸多道法之中,选择出六种,作为奖励。

可后来,紫薇仙域覆灭了。

于是圣子试炼尘封在了岁月长河中,再无人来开启。

然而这一日,尘封无数年的圣子试炼,因宁凡的到来,悄然重开。

青铜古船上,宁凡口中念念有词,默诵着某段不知名的口诀。

这是多闻无双教给他的口诀,用途是从圣子试炼之中,召唤出某件必备之物。

一遍口诀念罢,无事发生。

两遍,无事发生。

一直念到第九遍,天空之上忽然发出一声惊雷之声,继而就有一道紫色雷光从天劈落。

“打雷了?好端端的,逆尘海上怎么会有雷声?”正开船的石敢当,被这雷声吓了一跳。可他虽能听到雷声,却无法看见雷光来临,故而不明所以。

在场能看到雷光来临的,只有宁凡和多闻老妖。

那雷光来势极快,瞬息而至,在快要劈到青铜古船之时,陡然停止了下坠之势,继而激烈地旋转起来,形成一个黑洞一般的雷力旋涡。隐约间,有某物在雷力旋涡之中缓缓成形。

宁凡探手一抓,从旋涡中取出一本雷光闪烁的虚幻古书。

“这便是你所说的【圣子雷书】么…”宁凡道。

“正是。”多闻老妖赔笑道。

“此书似乎是以紫薇雷法直接凝聚而成。若我吃掉此书,不知能否提升修为…”宁凡自语道。

“吃不得!吃不得!此书乃是圣子试炼不可或缺之物,一旦损毁,试炼便无法进行了!”多闻老妖被宁凡清奇的脑回路吓了一跳,连连劝阻。

“放心,我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。”

宁凡笑了笑,翻开圣子雷书。

书中本是一片空白,但在宁凡翻开之后,顿时出现了诸多文字。

【试炼者姓名,未知】

【圣子序列,未知】

【当前成绩,十一星】

【事件一:捡到仙帝书信,获得试炼开启的媒介。分数增加,一星。当前成绩,一星。】

【事件二:未在第一时间召唤圣子雷书,违反试炼规则。分数减少,五星。当前成绩,负四星。】

【事件三:识破黄金古船的伪装,击杀仙王恶鬼。分数增加,二星。当前成绩,负二星。】

【事件四:受石敢当迎接,登上正确的青铜古船。分数增加,一星。当前成绩,负一星。】

【事件五:识破沧海君的行藏。分数增加,二星。当前成绩,一星。】

【命运分支出现:分支一,遵从沧海君的命令,随他离去,远离北极道果大会的纷争。分数减少,一至十星;分支二,无视沧海君的命令,将其击退。分数增加,一至十星;分支三,以三寸不烂之舌,对沧海君晓以利害,兵不血刃将其劝退。分数增加,一至二十星;分支四,以三寸不烂之舌,对沧海君晓以利害,与其化敌为友,并成功邀请沧海君一同前往北极道果大会。分数增加,一至五十星。】

【事件六:击杀沧海君。分数增加,十星。当前成绩,十一星。】

“原来如此,自我捡到仙帝书信开始,经历的所有事件,都记录在了雷书之上。经历不同,选择不同,获得的试炼成绩便也不同。一番增减之后,我如今的成绩,是十一星么…”宁凡沉吟道。

“开局便有十一星的成绩,放在诸圣子之中,倒也不错了。但若上仙的目标是最终获得紫薇道法的奖励,这点成绩还远远不够。据小猴儿所知,想要在试炼结束之后获赐紫薇道法,至少要拿到五百星的成绩才可。上仙还需多多努力啊!”多闻老妖勉励道。

“五百星是么,我记住了。但有一点,我不太懂。此处记载的‘命运分支’又是何物?”宁凡指了指雷书记载的命运分支四个选择,问道。

“所谓的命运分支,是指对上仙所扮演之人极为重要的事件经历,足以影响其一生之命运;对于试炼者本身同样存在影响,选择不同,不仅影响试炼者的成绩,亦会影响之后的试炼走向。”多闻答道。

“足以影响其一生之命运?此言何意?”宁凡对多闻提到的这句话有些在意。

多闻却只呵呵一笑,并不多做解释,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,似乎是想等宁凡再三请教之后,他再勉为其难为宁凡解释一番。

可惜,宁凡并没有就这一问题多做纠缠。

而是独自沉吟起来。

“当遇到分支事件时,选择不同,试炼成绩便不同么…令我意外的是,刚刚沧海君出现时,我将之击杀,居然不是最优选择,只拿到了十星分数;若以口才将其劝退,最高可得二十星分数;直接说服此人同行,则最高可得五十星分数…”

宁凡合上雷书,眉头微皱。

窥一斑而知全豹,从这一命运分支上,宁凡大致看出了圣子试炼的评分重点。

这场圣子试炼所考核的,绝不仅仅是试炼者的实力,更看重试炼者面对事件时的决断与选择。

遇到敌人,若只一味打斗,一路莽撞横行,纵然试炼者实力惊天,也拿不到最好的成绩。

唯有遇事时做出最优选择的人,才能获得最高分数,才是紫薇仙皇最为认可的紫薇圣子。

“总觉得这场圣子试炼,好麻烦,不太符合我的行事风格。”宁凡摇摇头。

忽又开口,对多闻问道。

“多闻,你说,这世上,真的有最优选择么?”

多闻一愣,不明白宁凡为何有此一问,想了想,谨慎回答道,“大概是有的。”

“是么。”宁凡不置可否。

而后心念一动,雷书顿时化作一道雷光,直接飞入他的识海之内。

如此一来,再查阅雷书内容,就不需要召唤、翻阅了,直接从识海之内即可,更为方便。

当然,把圣子雷书收入识海,还有另一个好处。

雷书一入识海,顿时就有无数残破的记忆画面,出现在宁凡的脑海之中。

赫然是宁凡此刻扮演之人——混鲲门徒张道的记忆片段。

参与圣子试炼的人,需要扮演某人才能开启试炼,若能对所扮演者有所了解,有利于把握试炼中的剧情走向,做出更精准的选择与判断。

“混鲲门徒,张道…”宁凡闭上眼,接收着识海之中多出的张道记忆。

一幕幕记忆片段在脑海中,如走马灯一般,缓缓播放。

记忆片段一:

在一个叫做南梁国的仙国里,一个痴傻少年终日沿街乞讨。

这个少年不会哭,不会笑,不会说话,甚至听不懂人言。

没人知道少年从何而来,亦没人这个傻子是谁。

一些好事者给少年起了个名字,叫做“木头”,以此取笑少年蠢如朽木。

记忆片段二:

名为木头的痴傻少年,靠着乞讨获得的食物,渐渐长大。

忽有一日,少年突然开窍,竟学会了说话,学会了与人交流。

直到此时,国人们才知,这少年非但不是傻瓜,反而极具聪慧。

记忆片段三:

南梁国内,棋风盛行。这里的修士,不重视修行,更重视磨练棋艺。

名为木头的少年,开始展露惊人的棋士天赋。

他靠着路边捡到的棋谱旧书,只用了十天,就学会了围棋的基础。

而后,木头开始与周围的人对局。

一个月后,木头获得了对局以来的第一胜。

半年后,木头获得了第一百胜。

三年后,方圆百里,已无棋士是他的对手,国人异之。

记忆片段四:

随着木头名气渐长,就连南梁棋院都听说了此事。

于是棋院派出一名教师与木头对局,以此考较木头的棋艺与天赋。

那教师乃是堂堂九品棋士,但却只中盘,就输给了木头。

教师不服,认为自己输在大意。

于是又与木头约下十番棋的对局,结果只下了六局,便以六连败的战绩输掉了十番棋。

一时间,木头的名声传遍南梁。

记忆片段五:

名噪一时的木头,被南梁棋院破格录取,成为院生;更蒙院长赐名,得名“张道”。

张道在棋院里苦修棋艺。

一年后,张道成了院生前十。

三年后,张道成了院生第一。

又用了十年,张道成了南梁历史上最年轻的五品棋士。

记忆片段四:

因参与了赌棋,违反了南梁棋院的规则,张道被逐出棋院。

于是张道离开了南梁国,开始游历天下。

数十年游历之后,张道棋艺更进一步。

他来到棋士圣地——栖霞寺,以棋会友,邀战寺中棋僧。

寺中僧人皆非张道敌手,此事一时惊动了混鲲圣宗诸佛。

于是佛陀显化,与张道对局百次,张道竟连一局都不能胜。

记忆片段五:

为求棋艺更进一步,张道拜了佛陀为师,也因此事,成了混鲲圣宗弟子。

但因张道痴于棋艺,怠于修行,即便身具大好资源,也只堪堪修至仙王境界,再难寸进。

又因张道志不在俗事,故而城府不深,不太懂得人情世故。

记忆片段六:

张道之师圆寂。

为遵从其师遗愿,张道离开圣宗,下山游历。

记忆片段七:

张道收到了好友石鬼真人的书信,决定前往北极道果大会…

许久之后。

宁凡吸收掉了张道的所有记忆片段。

虽说这些记忆片段大都残破缺损,但还是让宁凡对于张道此人有了大致了解。

这位混鲲门徒张道,似乎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棋痴,对于修行之事不甚在意;但似乎不是什么品性高洁的棋士,因为此人曾因赌棋,被逐出南梁棋院。

“我所扮演的,是这样一个人物么…”

“张道此人,实力平平,但其棋艺,确实有些厉害,若以乱古师父的棋艺来比较,大约能让乱古师父一子…”

宁凡获得过乱古大帝的记忆传承,其中就包含了乱古大帝的一身棋艺。

乱古大帝的棋艺,放在修真者之中,算是一等一的高手了;但和张道这种痴于棋艺的棋修相比,仍是弱了少许。

毕竟乱古大帝只将棋艺当作兴趣,张道却将之当成了一生之追求,二者没有可比性。

在宁凡接收张道记忆的时间里,多闻老妖妖身散去,化作一缕妖芒,飞回神器碎片之内。

理由是,他如今只是残破之声,无法脱离神器碎片,长时间维持妖相。

这理由是真是假,宁凡懒得深究。因为接下来,有比此事更重要的事情,需要宁凡做决定了。

【触发事件。】

【未完成事件:决定航线。】

被宁凡收入识海的圣子雷书,忽而多出了新的讯息。

正疑惑要如何处理这一讯息,就见石敢当拿着一卷海图,毕恭毕敬前来请示。

“启禀前辈,再往前,共有三个航线可通往北极道果大会。不知前辈想走哪路航线?还请示下。”

借用海图,石敢当将三条航线标注了出来,又将其中的优劣一一告知给宁凡。

第一条航线,途径九个仙国,一路凶险较少,但耗时较长,需要三年才能抵达北极道果大会。

第二条航线,途径四个仙国,凶险较多,其中最大的凶险,是需要路过海女妖巢,不过只需要耗时两年。

第三条航线,一路没有靠岸之地,且需要横跨沧海龙宫所在海域,凶险极大,但耗时极短,只需六个月。

涉及航线一事,宁凡没有胡乱做决定,认真考虑起此事。

同一时间,雷书之中出现了命运分支。

【命运分支出现:选择航线一,可得分数,十至五十星,额外奖励,九国仙力;选择航线二,可得分数五至二十星,额外奖励,海女骨剑;选择航线三,可得分数二至十星,额外奖励,沧兽道果一枚。】

“哦?这一次做出选择,还有额外奖励?”宁凡诧异道。

和多闻聊过后,宁凡事先便已知晓,试炼中某些特殊事件的选择会附带额外奖励。他只是没想到,仅仅是航线的选择,居然就触发了额外奖励。

看来航线的选择,并不似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。

“多闻,若是你,你会如何选择航线?”宁凡随口问道。

不一会儿,宁凡所携带的神器碎片中,传出多闻的回答,似乎经过了一番沉思。

“我选第二条!”多闻。

“理由呢?”宁凡。

“第一条航线乍看之下最稳妥,且分数最高,但其弊端,在于耗时最久。我记得,一些紫薇圣子也曾触发过类似的任务,他们选择了最稳妥、耗时最久的选项,结果就有不少因为抵达目的地的时间太晚,错过了诸多事件,最终分数反而不高…至于第一航线奖励的九国仙力,倒是一个好东西,若接收,可令法力暴涨百劫,但却会稍稍影响根基…”

“影响根基的东西,我不要。”宁凡答道。

“咳咳咳,你小子考虑航线,难道只看额外奖励是否丰厚?”多闻大感无语,心中所想不小心就说了出来,转而惊觉此言太过无礼,立刻口气一转,赔笑道,“失言,失言了。上仙所言也有道理,影响根基的东西,咱不能要,故而第一航线,咱不选!不选它!”

见宁凡似乎并没有计较自己的失言,多闻松了口气,接着分析道,“第三条航线又有些太急了。这一选择,分数低且不说,且几乎是十死无生的局面。你道那沧海龙宫是何存在?那可是逆尘海的霸主——沧兽们的巢穴所在!”

“逆尘海一滴海水,可重如山,海中有兽,名为沧,任何试图取走逆尘海水的人,都会被沧攻击。仅取海水的小事,都会触怒沧兽,可见这些沧兽何等霸道、暴虐了。若选择第三航线,你当即便可获得一颗沧兽道果的奖励。你从人家巢穴经过,且身上还携带一个沧兽道果,啧啧啧…怕不是要引来沧兽全族的怒火了。紫薇仙皇设下这一选择,怕是想让那些贪心之人明白,有些东西有命贪、没命拿吧。当然了,撇开诸事不说,沧兽道果本身可是好东西,即便是最低品质的存在,对你而言,也能令你提升二百劫以上的法力,同时还能大幅增加气血,且不似九国仙力一般存在副作用…”

“如此看来,沧兽道果当真不错。”宁凡似有意动。

“这小子…果然只看重额外奖励是否珍贵对吧…”多闻腹诽不已。这一回他长记性了,没有把心中所想说溜嘴。

“我之所以选第二航线,便是用了排除法,排除了两个最不好的选择,从而得出了最稳妥的答案。”多闻给出了最终结论。

“你还没说海女骨剑有何珍贵之处。”宁凡提醒道。

“海女骨剑很不错啊,是一件极为厉害的先天上品法宝,以你修为,持此剑一剑斩仙帝都是轻松。”多闻。

“一剑斩仙帝?那倒不如沧兽道果实用了…”宁凡自然不缺这种级别的法宝。

如此一来,他就有些倾向于选择第三航线了。

“呃,上仙你该不会真要选第三航线吧?不妥,不妥啊。虽说圣子试炼不会真的身死,可若在试炼中死去,便算是试炼结束了。如此重要的航线选择,岂能儿戏…”多闻大急,连忙相劝。

便在此时,又有一道声音加入了讨论。

“宁兄,相信你的直觉!本宫也觉得第三航线最佳!”居然是蚁主的声音响起。

“圣、圣人言!你身上怎会有圣人说话!”多闻大吃一惊,以他本领,如何听不出这是一位圣人在说话。

即便蚁主只是圣人一缕残魂,但也是…货真价实的圣人啊!

“嗯?你能听到她的声音?”宁凡一诧,转而又了然了。

多闻这厮妖相是只六耳猕猴,能听到蚁主的声音,或许是用了六耳猕猴的天赋神通也未可知。

“呃,能听到一点,且这还是因为这位圣人前辈没有故意瞒过我的耳目…呃不不不不,小猴儿说错了,小猴儿什么也没听到,上仙千万别多想。”多闻生怕自己的偷听触怒宁凡,于是匆忙改口,连连否认。

可这改口,宁凡会信?

索性宁凡懒得搭理这只惯于藏拙的老妖,而是和蚁主交谈起来。

“你最近不是对我的事不大关心了么,怎得忽然又和我说话了?”宁凡是知道的。蚁主最近时不时就去附身姬扶摇一下,对他的事情已经极少过问了。

偏偏这时候说了话。

“因为,已经很久没看到真界的天空了…即便这里看到的只是虚假,但果然还是想借由你的心神,多看几眼吧。”蚁主怅然叹了口气。

她没有寻找借口敷衍回答,而是说了真话,毕竟与宁凡心意相通,说假话毫无意义。

她的口气极少如此落寞,倒是让宁凡有些触动。

心道这只蚂蚁虽不是什么好家伙,到底还是懂得思念故乡。

“哼!你腹诽本宫,本宫可都听得到。”蚁主娇哼一声。

“抱歉。”

“听本宫的没错,就选第三航线!不就是从沧海龙宫路过一下么,就算遇袭,以你一身手段,也没必要担心自身安危。那些沧兽的厉害之处,在于足以承受逆海水压的肉身防御。便是寻常圣人也难以击杀沧兽,可沧兽也杀不得圣人。但,沧之一族弱点同样明显,它们灵智低下,如同野兽;缺乏强悍的攻击手段,只会搅海、吞吃等低伤害攻击手段,无需惧它!”蚁主傲然道。在她这等圣人眼中,沧兽一族不过尔尔。

“英雄所见略同,我经过深思熟虑,也觉得第三航线最好。”宁凡。

“你胡说!你根本只是看上了奖励里的沧兽道果…”多闻吐槽无力,只得任命,接受了宁凡选择第三航线的事实。

若宁凡实在敌不过那些沧兽…

哎,他只好再出出血,教宁凡些击退沧兽的秘术了…

感觉到神器碎片中,多闻原本紧张的情绪渐渐平息,宁凡目光一挑,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。

这厮果然有办法对付沧兽,根本不惧第三航线。

不逼一逼,这厮是不会把身上的好东西拿出来的…

就这样,在石敢当百般劝阻之中,宁凡选择了第三航线。

“前辈,你当真要走第三航线么?算了…第三航线虽有弊端,却也有其好处,至少,似沧海君这样的追兵,绝不敢跑到第三航线追杀我等,就依前辈的意思好了。”

于是石敢当驾着青铜古船,沿着第三航线前进。

继而雷书的讯息开始更新。

【事件七:选择了第三航线。获得分数,二星。当前成绩,十三星。】

选择第三航线,可得二至十星的分数,但却不是说宁凡可以稳拿十星,而是需要根据宁凡选择第三航线的理由,来判断理由的合理性,继而给予宁凡分数。

很显然,宁凡的理由一点也不合理。

居然为了一颗沧兽道果就选择最危险的路,显然圣子试炼并不认可宁凡的决定。

于是乎,宁凡拿到了最低分——二星。

拿到最低分,宁凡自然不可能高兴,好在天地之间,旋即便有一道雷光从天而降,化作一个纹路玄异的果实,落至宁凡手中。

赫然便是第三航线的额外奖励——沧兽道果!

“这就是沧兽道果么,一颗可增加二百劫以上的法力…”宁凡满意地点点头。

而后。

一口吞下了沧兽道果!

“不可啊!这可是沧兽道果,不能直接吞噬,就算是寻常圣人也不敢…呃,你怎么没有被沧兽道果给撑爆?”多闻震惊了!

生吃沧兽道果,这是人?

这小子究竟…

只半日,宁凡就将沧兽道果庞大的能量炼化了!

法力暴涨二百七十劫!

比多闻预期的二百劫左右提升的更多,因为宁凡吸收的更加完美。

气血同样暴涨了一大截!

同样精进不少的,居然还有雨之修为!

或许由于沧兽一族居于逆尘海,身具无边水行之力,其道果竟也能大幅提升修士水行修为。

若以雨龙来衡量宁凡的雨之修为,此刻宁凡可掌控的雨龙,从原本的九条,增加到了第十条!

这结果,宁凡十分满意!

果然第三航线没有选错!

“这小子的炼化速度,未免也太吓人了…”多闻愈发觉得宁凡高深莫测了。

饶是如此,多闻仍旧不觉得宁凡能平平稳稳通过第三航线。

一转眼,数月过去了。

或许真是因为选择了第三航线的缘故,自沧海君来袭后,青铜古船再未遇到袭击,一连数月,风平浪静。

试炼中的时间流速与外界并不对等,试炼中虽说过去了数月,外界才只过去了少许时间。

当然这不是重点。

重点在于,这一日,青铜古船终于驶入沧海龙宫所在海域。

负责开船的石敢当,大气都不敢喘一声,生怕惊动了水下的沧兽。

“求石祖保佑!保佑这些沧兽不要发现有船只经过…”石敢当在心中默默祈祷着。

可惜,石祖没有保佑他。

几乎是他将船开入这片海域没多久,原本死寂的逆尘海,忽然有了波涛。

不,那不是波涛!

那是有什么生灵,在水下搅动海浪!

该死!这些沧兽发现有船只经过了!

“接下来该怎么办?对了,丢祭品,投买路钱入海,运气好,兴许能令这些沧兽平息怒火…”石敢当灵机一动,从储物袋中取出事先备好的海祭品,一一投入海中。

可,无用!

波涛变得更加汹涌了!

那些海祭品,没有半点效果!

饶是有着丰富的航海经历,此刻,石敢当也感到了绝望。

“前前前,前辈,我们快跑吧!对,立刻将船掉头,驶出这片海域,运气好,或许可以…”石敢当想要向宁凡建议什么。

然而一切都太迟了。

天空一霎之间,忽然暗沉了下去,好似有无边巨大的阴影,从苍穹之下投下。

石敢当惊骇抬头,就看到几乎令他昏阙的一幕。

原本空无一物的海面,忽然多了无数巨大阴影,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。

是沧兽,正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,根本没有任何退路可言!

每一道阴影,都有擎天之巨!

无数好似鲸鸣的沉重声音,从四面八方响起,震得石敢当耳膜欲碎。

“五十头?一百头?不,数不清!到底有多少沧兽来袭!可这怎么可能!就算是袭击过往船只,沧兽一族也不至于如此大举出动,必有什么原因触怒了这一族!”

到底是什么原因!

石敢当很想知道,可任他想破头,也想不到,宁凡白捡了一颗沧兽道果,且已吞噬炼化。

每一个杀过沧兽、吃过沧兽的人,身上都会多出一股独有的水行气息,那气息,普通人察觉不出,唯有沧兽一族可以察觉。

宁凡身上毫不掩饰的沧之气息,正是他杀过抑或吃过沧的证明!

吼吼吼吼吼——

无数愤怒的吼声,从四面八方传来,杀机锁定在宁凡身上。

几乎是吼声传出的瞬间,开始有沧兽掀起万丈之高的海浪,欲将青铜古船直接击沉,沉入这片长寂之海。

万丈海浪拍落,其沉重气势,压得空间都扭曲、变形了。

这不是普通海浪!

这是逆尘海的浪!

逆尘海,一滴海水重如山,万丈海浪足以轻易压死仙帝!

这股汹涌来势,绝不逊色水淹一界的威能,只是规模大小、杀伤范围有所不同罢了。

“挡不住,会死,会死…”就在石敢当绝望之时,忽有一道宝光冲天而起。

是宁凡悄然祭出了水淹一界瓶。

“说起来,我已经有许久没用过水淹瓶了…”宁凡有些好奇,想看看水淹瓶能够抵挡逆尘海的万丈海浪。

毕竟水淹瓶本就是以逆尘海的海水为原料,炼制而出。

此瓶之内,更封印着无边无际的逆尘海水。

瓶中海水规模,固然远不及真正的逆尘海,但和眼前的万丈海浪相比,还是超出无数的。

但见宝光之中,水淹瓶传出无边吸力,一道道万丈海浪,瞬间就被吸入到了水淹瓶之中。

吼吼吼吼吼——

沧兽们更加愤怒了。

灵智低下的沧兽,并没有太多攻击手段,见万丈海浪的攻击无效,便掀起了更多、更高的海浪。

十万丈海浪!

百万丈海浪!

千万丈海浪!

海浪的沉重威势,已经庞大到足以镇压准圣了。

可惜,仍旧敌不过水淹一界瓶。

无尽海水被吸入到水淹瓶之中。

可惜的是,被吸入的海水,都是紫薇道法幻化的假象,并非真正的逆尘海水。如此一来,纵然吸入无数海水,水淹瓶内的海水规模也没有增加。

那么,被吸入的虚假海水去了哪里?

那些被吸入的虚假海水,一入水淹瓶,立刻分解成无数水元力,想要脱离水淹瓶,想要回归到圣子试炼的幻化天地。

然而,逃不出!

水淹瓶来者不拒,所有进到肚子里的水元力,皆被其吞噬炼化!

每吞噬一口水元力,水淹瓶的法宝气息便会提升一分,从前受过的暗伤,也因之减少一分。

随着吞噬数量不断增加,水淹瓶上的海之纹路开始增加,周身宝光越来越盛,如同一颗水蓝色的太阳般耀眼。

“这小子的法宝…莫不是要进阶了!但这怎么可能?已定型的法宝,极难通过外部强化提升级别,除非使用特殊手段,可这小子分明什么手段也没用,仅仅是吞噬了逆尘海水,便令法宝出现了晋级的趋势…原来如此,我懂了!这宝瓶从一开始,就是一件未完成之作!”多闻心思飞转,渐渐看出了一些端倪。

“设计此瓶之人,毫无疑问是个天才,只成功以逆尘海水为材料、炼出此瓶一事,就已经堪称前无古人的构思了。可惜那人修为太弱,应未超过仙帝之极限,无法驾驭逆尘海水,故无法将此瓶彻底完成。此瓶,实际只是一件未完成之作!”

“但此刻,此瓶却在此地,吸收了逆尘海水的庞大水元力!”

“若它吸的是真正逆尘海也就罢了,绝不会出现法宝气息提升的情况;可,偏偏他吸的是紫薇仙皇以自身道法模拟出的海水。如此吸收之下,简直就像是紫薇仙皇在以自身道法模拟逆尘海水,温养此瓶!”

“造瓶者,没有实力完善此瓶;但若紫薇仙皇‘亲自’出手,想要完成此瓶,自是轻而易举!”

紫薇仙皇自然不可能好心到帮宁凡炼制法宝。

但紫薇仙皇布局于此的虚幻逆尘海水,却有着同等的效果!

“此子何其好运!误打误撞,竟令宝瓶有了收获!”多闻羡慕不已。

同样看破水淹瓶晋级原因的,还有蚁主。

还有宁凡!

宁凡有些始料不及了。

他以水淹瓶对付这些沧兽,本意是想试试水淹瓶是否对对方存在克制。

却不料,还有意外收获!

“我竟从来不知,水淹帝炼制的水淹一界瓶只是一件未完成之作!”

“不过如此一来,事情反而合理了。昔日,水淹大帝仅以第二步身份,就炼出了水淹一界瓶,此事分明存在疑点。只说瓶中海水之数量、重量,就不是一介仙帝可以掌控。想要将如此规模的海水炼成一个小瓶,即便水淹借助魔渊中的远古魔灵相助,难度也过于庞大。但若他当时只是练成了半成品的水淹瓶,一切便能勉强说通…”

宁凡不由得笑了出来。

任谁平白遇到如此好事,都要感到高兴吧。

“从前的水淹一界瓶,也不过是堪比先天中品,但现在…”

随着水淹瓶的宝光不断增强,其法宝气息,已不弱于真正的先天上品法宝了,且还在不断攀升!

看到水淹瓶不断增强,宁凡由衷地感到高兴。

“此宝莫非是想一举突破极品先天?”这下子,就连蚁主都感到眼热了。

毕竟绝大多数圣人,用的都是极品先天法宝,但就算是圣人,也不会持有太多件极品先天法宝。

开天之下,极品先天便是最强!

极品先天说是圣人之器也不为过!

“前辈想多了,此宝,不可能一举突破极品先天之境。”多闻是在和蚁主说话。

“哦?何以见得?”蚁主问道。对于多闻这个小辈,蚁主没有任何轻视。她与宁凡心意相通,自然知道多闻老妖隐藏手段层出不穷。

“此宝的力量虽在不断攀升,但这攀升却是无序的、自主进行的,并没有足够等级的炼器师从旁引导,想凭法宝自身意志突破极品先天,其难度,不亚于远古大修睡梦中突破圣人境界…”多闻答道。

“难道以宁凡的炼器修为,还不足以引导此瓶晋阶成功?你可知,这小子连功德伞都炼成了,引导宝瓶晋入极品先天,应该不难吧?”蚁主皱眉道,似乎有些不喜旁人看轻宁凡的本事。

她和宁凡一体同心,旁人看轻宁凡,岂不是相当于看轻她!

“炼制功德伞?这小子居然有这等本领?”多闻惊讶了一下,但仍旧持悲观看法,“就算他能炼功德伞,也还是不足以做到此事。此事的难度,比炼制功德伞高出十倍不止。”

“若再加上本宫这位圣人从旁助他,可够?本宫虽非专职炼器师,但对于炼器一道还是颇有心得的。”蚁主冷哼道。

“恕晚辈直言,纵有前辈相助,仍是不够的。若晚辈所料不错,前番宁凡炼制功德伞,定有前辈相助吧?前辈懂得如何炼制功德伞,却未必懂此瓶的晋级方向。此瓶虽是未完成之作,但其最终形态,定是早已设计好的。除非是此瓶的设计者,否则,谁也无法获知此瓶既定的晋级方向是什么样子。除非…”多闻话语一顿,没有再说。

“除非什么?”蚁主。

“除非有更高一级的炼器师在此引导,才能在不知此瓶设计初衷的前提之下,正确引导出此瓶的晋级方向。”多闻叹了口气。

虽说嫉妒宁凡的好运,但能目睹一件极品先天法宝成型,也是一件幸事。

若可能,他也想亲眼目睹这奇迹般的一幕。

可惜…

在紫斗幻梦界这等贫瘠之地,要到哪里找一个更高一级的炼器师?

何谓更高一级?

想要不知设计意图,直接看破极品先天法宝的晋级走向,就需要更高一级!

比极品先天更高一级!

得是开天级别的炼器师亲临,才有可能完成此事!

可,紫山斗海哪有这等

世人物!

开天级别的炼器师,足以成为任何一位逆圣的座上宾,是随便什么地方都有的?

这种级别的炼器师,别说无法找到,便是找到,以他们的身份,你也请不动他啊。

堂堂逆圣尚且需要以礼相待,才能请动别人出手,你拿什么去请…不可能,不可能啊。

“更遗憾的是,此宝在此地吸收了过多的水元力,距离突破极品先天已经很近了,近乎定型,却因定型的方向不对,与极品先天失之交臂。在此之前,此宝是件未完成之作;今日之后,此宝就是一件完成品了。再无定型的机会,也再无晋级的机会。日后便是寻得如此级别的炼器师,也迟了…”多闻叹息连连。

“可恶…”蚁主银牙紧咬。她不高兴,很不高兴。

明明只差一丝,宁凡就能得到泼天机缘,可这机缘,竟在眼前生生失去。

失去的虽是宁凡的机缘,但她与宁凡一体同心,那种感觉,就仿佛失去的是自己的机缘。

“所以,只需要找个开天级别的炼器师帮忙,就行了?”宁凡忽然插了句嘴。

蚁主和多闻的对话又没有瞒着他,他自然听了个一清二楚。

起初,他也以为水淹瓶要一举突破极品先天,当然感到高兴。

可旋即,多闻的话好似一盆冷水泼在他的头上,将他浇醒。

是啊,极品先天法宝哪有这么容易晋级成功…宁凡有自知之明,知道以自己的炼器术,不足以完成此事。

当然,他可以和水淹瓶对话,但就连水淹瓶自己,都不知道自己要如何突破极品先天,这对话又有何用?

“既无法突破,那就只好放弃…”宁凡虽然偏执,但他偏执的地方,从来都不是法宝、神通这等外物。

若此事可为,他很乐意捡个便宜,白得一件极品先天法宝。

可若事不可为,他也可以坦然放下,毕竟…这场圣子试炼还有诸多好处可取,没必要一棵树上吊死。

反正都是白捡的便宜,水淹瓶能平白无故提升至接近极品先天的地步,已经很不错了。

问题在于。

宁凡能够坦然放下此事。

身为当事者的水淹瓶,放不下。

这一刻,宁凡听到了水淹瓶的哭声。水淹瓶在悲泣,在遗憾,在悔恨。

作为一个未完成之作,水淹瓶等待自身完成,已等待了太久,太久。

它渴望能够成为一件完成之作,它欣喜于此时此地,竟有机会令自身趋于完整。

可最终,这种欣喜被失望所取代。它无法突破,无法凭自身突破法宝等级,它需要炼器师的帮助。

可无人能够帮它。

主人宁凡虽想帮它,可限于炼器术,无法帮上太多…

【呜哇哇…】是水淹瓶愈发加剧的哭声。

【哗啦啦…】是水淹瓶的瓶中世界,在下雨,那下的也不是雨,而是它的眼泪。

“好了,别哭了!”宁凡眉头紧锁。

到底和水淹瓶处出了感情,对方一哭,宁凡的偏执便也生出。

“不就是想突破极品先天么!”

“我帮你便是!”

宁凡这句话,是对水淹瓶说的。

当然,多闻也听到了这些话。

不过他不相信宁凡帮得上水淹瓶。

人生无奈,有些事情不撞得头破血流是不会明白的。

“又或者,此子打算以一身性命为祭品,以自身为代价,换来一丝此瓶的晋级机会?”多闻显然想多了,想到了一些狂热炼器师以自身为祭品,跃入炉火献祭之事。

转而摇摇头。

他不觉得宁凡会疯狂到为了一件法宝舍弃生命。

所以,这注定是一件不可能完成之事。

【呜呜呜,主人,你别安慰瓶儿了,你的好意,瓶儿心领了,可你帮不了我,我已经认命了…】越是趋于完整,水淹瓶的灵性一般也越高,甚至给自己起了瓶儿的名字。

可也正是因为灵性增加,她才感觉到了更多的悲伤。

“莫急,我已经找到你需要的炼器师的,不就是开天级别的炼器师么,我知道哪里有!不过我不保证她来到后,能助你成功。但若不试上一试,想来你是不会甘心的!”宁凡正色道。

同一时间。

宁凡盘膝于逢魔碑旁边的肉身,忽然站了起来。

在宁凡的操纵下,肉身紧闭双眼,身形一晃,消失无形。

下一个瞬间,宁凡的身形,出现在了北极第七宫,鹑首宫之中。

此刻鹑首宫内,五谷帝君端坐在座位上,如学生一般,在听某人讲课。

负责讲课的,是那个名为赤乙的少女。

赤乙讲的,是机关术。由于五谷帝君万分请求,她才勉强同意来讲这一堂课。

她已经尽可能讲得浅显了,可惜,五谷帝君仍旧听得满头雾水。就连五谷帝君之中最懂机关术的黍君,都听得一脸茫然,如闻天书。

没办法,根本听不懂啊!

双方的级别,差太多了!根本不是一个层次!

这些机关术所涉及的知识,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常识!

明明赤乙所说的每一个字,他们都认得,但拼在一起…

卧槽!

我是谁?

我在哪儿?

她到底在说什么?

五谷帝君正痛苦地怀疑人生,忽见宁凡身形一晃,来临。

见此一幕,五谷帝君哪还敢坐定,纷纷站起朝宁凡恭敬见礼。

不过宁凡并没有和他们废话。

只匆匆说了句,“我有急事,借用一下你们的老师。”

而后不待五谷帝君反应过来,直接一把横抱起赤乙,消失无影了。

“???”一脸茫然的五谷帝君。

“!!!”渐渐回过味的五谷帝君。

“啊这...宁前辈这是憋了多久,竟急切到了这种程度!”

“明明再有一小会儿,我们就下课了…”

“算了,早下课晚下课,有什么区别?反正你我都听不懂老师在说什么。”

“你猜…宁前辈说借用一下老师,是打算如何借用?”

“嘿嘿嘿,不可说,不可说…”

被横抱的赤乙同样一脸茫然。

她失去了太多太多记忆,骤然被人横抱,难免有些局促不安,不知该如何应对。

“主人,我…”赤乙面无表情,但说出的话语,却有一丝紧张的情绪。

“怎么了?”宁凡。

“我还没有准备好…”赤乙。

“???”宁凡。

“但若这是主人的意志…赤乙会努力的。虽说记忆残破,但赤乙记得,自己还是第一次,还望主人怜惜。”

“…”宁凡。

距离沧兽来袭,已过去了许久。

沧兽们一连串的海浪攻击,并没有伤到水淹瓶分毫。

眼见于此,饶是沧兽灵智低下,也知道这种攻击行不通了,打算更换其他攻击。

就在此时。

青铜古船上,宁凡的身侧,忽然凭空多出一个虚幻人影——当然这人影,石敢当和沧兽们是看不到的。

宁凡竟是强行将赤乙一缕心神,带入到自己的圣子试炼!

“要在…这里么?”赤乙有些为难,虽然有些弄不清情况,但还是咬咬牙,解开了领口第一颗玉扣。

而后就被宁凡满头黑线,抓住了手,又被宁凡重新扣好衣扣。

“别误会。我要你来,不是做这些事的。”宁凡无奈道。

闻言,赤乙一愣,明白自己误会了宁凡的意思。

于是点点头,蹲下身,抿了抿唇,开始解宁凡的腰带。

所以,是要用嘴么。

此事她虽不懂,但若这是主人的意思…她会努力的。

“不对,不是让你做这个…话说你明明都失忆了,为何偏偏记得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…”在宁凡费了许多力气之后,赤乙终于明白了眼前状况。

“主人让我来此,只是为了这件法宝么?”赤乙眼睛眨呀眨,看着天空上宝光不断攀升的水淹瓶,只一眼,仿若直接看到的水淹瓶的灵魂深处。

原来只是为了这种小事啊。

她还以为需要这样这样,那样那样呢…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