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.jpg
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二进地方 再揭地方治污乱象
2021-09-29 07:33:00  来源:法治日报  
1
听新闻

□ 本报记者 郄建荣

面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,污染企业即使穿上环保“马甲”也终将现出原形。而地方治水不力问题,也逃不过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层层拷问。

今年8月,中央第五生态环保督察组对四川省遂宁市下沉督察,彻底揭开了遂宁新景源生物环保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新景源环保公司)的“环保画皮”:新景源环保公司就是一家彻头彻尾的污染企业;当地政府部门也因替新景源环保公司“保驾护航”而被督察组痛批。

同是8月,中央第四生态环保督察组在广东茂名督察发现,茂名市电白区大量生活污水直排,茂名母亲河小东江治理缺乏系统性,“头痛医头脚痛医脚”问题突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已是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对两地所进行的第二轮督察。督察组指出,针对督察发现的问题将会进一步调查核实,并按要求做好后续督察工作。

逾百亩基本农田被污染

位于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老池镇的新景源环保公司,自称是以生活污泥、农作物秸秆、畜禽粪便等固体有机废弃物为原料,采用好氧发酵—蚯蚓养殖—蚓粪筛分生产有机肥的方式处置生活污泥的企业。企业称,设计年消纳生活污泥5万吨。

然而,今年8月,督察组进驻四川后,发现新景源环保公司自建成投产以来,长期租用四川省兴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土地违法倾倒填埋生活污泥、工业污泥甚至危险废物。

据督察组介绍,2014年以来,新景源环保公司先后从四川省遂宁、广安、南充、内江等地42家污水处理厂接收污泥22.33万吨,共计获取处置费用3521万元,其中2019年以来接收13.61万吨,获取处置费用2138.6万元。

“其间,新景源环保公司在未采取任何无害化措施的情况下,假借‘土壤改良’名义,将10.51万吨污泥直接倾倒或填埋于租用土地内。”督察组指出,2017年3月,在不具备处置工业污泥能力的情况下,新景源环保公司违规接收填埋广安北控水务有限公司2.74万吨工业污泥。

督察组说,更为恶劣的是,2014年底,新景源环保公司违法接收遂宁市赛思科公司天然气脱硫石膏约300吨,并将其中230吨填埋于租用土地内的4号地块(面积约3.5亩),在这一地方形成510吨灰白色固体混合物,经鉴别属于危险废物,并已涉嫌环境污染犯罪。

督察组深入调查发现,新景源环保公司租用的687.9亩土地内受污染地块多达19处,面积193.9亩,其中,基本农田115.4亩。

督察组现场采样监测显示,场地内两个坑塘污水化学需氧量浓度高达566毫克/升、428毫克/升,分别超地表水Ⅲ类标准27.3倍、20.4倍;氨氮浓度高达123毫克/升、84.8毫克/升,分别超地表水Ⅲ类标准122倍、83.8倍。抽样检测发现周边地块土壤中铜、锌含量超标,周边环境受到污染。

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,新景源环保公司如此违法,当地政府非但不处罚企业,反而当群众投诉时,却为这家企业撑起保护伞。

督察组指出,2015年以来,因违法倾倒填埋污泥,新景源环保公司先后被群众投诉14次,“但当地相关职能部门严重失职失责,既不认真调查处理群众投诉问题,也不按规定查处新景源环保公司违法行为,导致企业有恃无恐、问题愈演愈烈。”督察组指出,2019年7月,船山区老池镇政府分别致函船山区住建、生态环境等部门,请求调查处理新景源环保公司违法问题,但相关部门不闻不问,放任问题长期存在。

“特别是2020年11月四川省省级生态环保督察进驻遂宁市期间,群众再次投诉新景源环保公司非法倾倒填埋污泥问题,但是船山区弄虚作假,回复谎称群众反映问题不属实。”督察组指出,遂宁市不严不实,未经认真核实原样转报调查结论,导致问题依然未能得到及时解决。

“遂宁发布”8日透露,目前,新景源环保公司实际控制人夏某祥、法定代表人夏某、总经理陈某遐、现场相关责任人陈某君、刘某全5人已被依法执行逮捕,另有3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,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污水直排系截污管网不足

督察组在茂名市调查发现,茂名市污水集中收集率仅为34.5%,不足全省平均水平的一半,污水管网缺口巨大,大量生活污水直排。

造成茂名市大量生活污水直排的根本原因是截污管网严重不足。据督察组介绍,茂名市电白、茂南两区对污水管网建设投入不足,2018年至2020年市城区仅分别新建管网45.7公里、31.9公里和27.5公里。茂南区重点开发的西城片区管网建设一拖再拖,直到今年4月底才动工建设应配套的11.3公里污水管网,至今仍有6.8公里尚未建成。

督察组表示,受污水管网建设滞后影响,城区生活污水处理厂进水浓度和运行负荷长期偏低。督察组现场检查时,市区第一污水处理厂、河西污水处理厂进水化学需氧量浓度分别仅为94毫克/升和81毫克/升。雨污不分导致的雨天污水溢流问题十分突出。督察组说,仅茂南区城区范围内小东江干流沿线就有10个雨污合流溢流口存在雨天溢流现象。

不仅如此,电白城区水质净化厂故障频发多发,经常“小毛病、大治疗、长停摆”。据督察组介绍,2020年12月以来因曝气系统故障,水厂维修耗时长达5个多月,其间每天约1万吨污水直排水东湾。日处理能力2.25万吨的水东湾新城污水处理厂2019年4月就已建成,却因排水去向更改问题达不成一致意见而停运27个月,直至督察组进驻前才解决。

督察组现场抽查还发现,水东湾新城五和村两座农村污水处理设施中的一座因未通电长期“晒太阳”,督察组现场指出问题后,当地政府才连夜把电接通运行;另一座因管网不配套也不能正常投运,沦为摆设。

更令人难以相信的是,茂名市中心城区污水管网错接、漏接、混接点位达到566处,并且有484处未整改完成。督察组说,电白区森高河沿河污水管网存在多处污水漏排点,长期漏排污水,直到督察组现场指出问题后才连夜实施封堵。

一方面,有污水处理厂“晒太阳”,有污水处理厂不能满负荷运行;另一方面,也有污水处理厂长期“吃不饱”。督察组说,茂南区污水处理厂一期2.5万吨/日项目建成后运行负荷低于60%,长期“吃不饱”。而纳污范围内的大学城片区则缺乏污水管网,片区内部分小区和高校自建污水处理设施失修闲置,每天约8000吨生活污水直排。

据督察组介绍,今年第一季度小东江水质明显下降,茂南区才组织谋划大学城片区管网建设,仓促建设启用4套合计4800吨/日的一体化污水处理设施临时处理污水,处理不完的16万吨生活污水通过槽罐车外送至茂南区污水处理厂处理。电白区对污染问题不是想方设法从根本上予以解决,而是于今年8月投入3000多万元建成投运一套1万吨/日的一体化处理设施进行临时处置。

据督察组透露,前期暗查发现,小东江支流矿西河截污箱涵溢流口在雨天排出大量黑色污水,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浓度分别高达567毫克/升和16.3毫克/升,分别超地表水Ⅲ类标准27.4倍和15.3倍。

督察组指出,茂南区小东江水质因不断下降,茂名市先后被广东省生态环境厅约谈、生态环境部通报。

职能部门相互推诿不作为

据督察组介绍,2021年6月,生态环境部发现并指出新景源环保公司非法倾倒填埋污泥问题后,遂宁市、船山区仍未引起足够重视,相关职能部门相互推诿扯皮、不担当不作为,导致处理过程又出现环境风险。

督察组指出,船山区病急乱投医,招标确定的第三方污泥处置单位没有实际处置能力,遂宁市也没有及时发现并纠正这一问题,导致第三方处置单位在未履行固体废物跨省转移法定程序的情况下,2021-09-29,擅自将12车约360吨污泥运往省外处置,被接收地监管部门及时发现予以退回。

截至今年8月督察组进驻时,仍有8万多吨违法倾倒填埋的污泥尚未得到安全处置,环境风险依然突出。

看似是企业违法问题,但是,在督察组看来,当地政府及监管部门也难辞其咎。督察组指出,遂宁市、船山区落实生态环境保护主体责任不到位,对污泥无害化处置工作不重视,监管严重缺失,不作为、慢作为甚至乱作为,放任非法处置污泥严重污染环境问题长期存在。

针对小东江流域问题,督察组指出,茂名市对小东江和水东湾水污染治理的艰巨性、紧迫性认识不够,没有摆上重要位置,缺少系统谋划,压力传导不足;茂南区、电白区和水东湾新城建设管理委员会缺乏决心和韧劲,污水管网建设不力,运行管理不善。

标签:
责编:陈康 易保山
下一篇
百度